往来什鸥

☞什鸥☜
不改名了。。。吧
圆规本规
爬墙太快太多了懒得写
最近又喜欢普后
工作细胞
小英雄

心里除了学习只有散老师了。
老青是珍宝哇
安哥也超好der
又爬墙康纳酱了
但我依旧爱散老师:)
开心起来

云玩家瞎嘚吧一下😶想问一下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之前看见天台上赛门自杀时康纳碰到了他之后就感觉到了来自赛门的对死亡的恐惧
大胆设想一下马库斯的摸摸手是否也可能是他自己的感觉被传到其他仿生人身上了而已 之前看实况时看见有人说所有的声音都是赞同的 所有仿生人的思想都太过一致了
那马库斯传过去的如果是自己的思想的话感觉还挺合理 那仿生人真的是想要和平吗?
一点小想法。。如果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请指出😉

哈哈哈哈什么鬼啦为什么更多推荐里有小马宝莉啊

【k散】曙光

唉瞎起名。这cp到底该叫嘛呀。。。。拖了几个月拖的都不好意思了。有地方逻辑不顺
看着玩吧

从无尽的黑暗中醒来,看见的是无数张相同的脸。他们三五成群的唠着嗑,还时不时有一两个人突然消失。
“哟,又新出来......”
其中一位友善的想和我打个招呼,结果我突然不知道我被搞到哪儿去了,他一定很尴尬。
“这就kid啊,随便玩玩儿吧。”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他与我中间隔了一层好像是膜的东西。哦,他是我有意识以来见到的第一个长的不一样的人,我很想去抱抱他,和他说一下我捡到了多么可怕的场景!
可是......身体动不了了。
“诶!”身体不由自主得动了起来,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冲。前、前面有刺儿!!!
跳过去了。。。惊险!
哎呦我滴妈,苹、苹果🍎掉下来了!!!
迷迷蒙蒙中我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回,面前的人突然喃喃自语道:“这游戏有点意思嘛。”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知过了多久,我都已经跑的有些麻木,这家伙总算是结束了他操控我的行为,然后我就刷的一下被送回到了最初那个黑不溜秋的地方。
“哟,回来啦。走,带你去找房间。”听这话应该是早上那位吧。
“什,什么?”
“你的住处啊,你想一直呆在这里吗?”
“不想不想!”我抓紧跟上了他的步伐。

在这个世界待了一阵后,我摸透了一些这个世界的套路。
只有在操纵者玩游戏时我才是被控制的,其他时候都是想干嘛就干嘛的,但不包括去到他们的世界。
我挺喜欢被控制的,听操纵者自言自语,发出尖叫或驴叫,都超有意思。
“诶,hello你们好我散人啊!”
散人。真好听,和他的声音一样好听,希望可以听一辈子。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一直说话,是心里很孤单嘛?那我希望我可以透过屏幕和他说话,给他个伴儿。
不久后,我房间配备的电脑到了。有一天上网玩的时候,我竟然在某一个游戏视频前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散人】
我打开了视频,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羞耻看着自己在哪里蹦哒QAQ
不过,原来散人是录视频啊,我就想呢,他一个人自说自话干嘛。
第一视角并不觉得什么,第三视角看上去我简直酷炫!太强了!散人真是个高叟。
从此,我的闲暇时间便成了刷散人视频。看他的直播,加他的直播群,关注他的微博并设为唯一的特关......

我看着他粉丝越变越多,绝望的感慨为什么有那么多情敌,又忍不住为他骄傲。

“上海的漫展啊,会去吧。哪一天还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一次直播聊天中,我听到他说要去上海的漫展。
真的超想去,可是那已经不是属于我的世界了。薄薄一层膜把我们分隔在了两个世界。可是,或许......
“你是,哦!新来的kid吧。让我看看你的标签,33521号,你好呀。找我有何贵干那。你知道的,已经有好几年没人愿意来过问我这个触犯法律的犯人了呢。”
“听说你有通往异世界的药物。”
“哦,当然。我就是因为发明它才会被关进这该死的地方的。”明明是长着一样的面孔,可面前这位却有些神经质,“不过你看,这里有很多小蜘蛛和小蟑螂。吃起来鸡肉味儿,嘎嘣儿脆。”
“要怎么样才能获得你的药物?”
“哇你太没劲了吧,这个时候不应该恳求我给你尝一个吗?”好吧就是个撒......傻子。
“我吃了你给我药嘛。”
“哼,不给。”
“怎么样才给我?”
“免费。”
“啊,那谢......”
“是不存在的。”果然,被监狱关久了的人都更疯子似的。
“看你还来陪我聊天的份上,我思考一下。算了,没什么要的。免费吧。我会给你创造一个新的人类身体,让你可以呆在阳光之下。”
“......好。”
“那你想要一个怎样的身躯?”
“我想想。头圆对眼170左右,要七彩头发。”
“哥哥,你的审美有毒吧。不行,我可不能容忍这种玩意儿从我的手下产出,待我给你捏个好看点的样子。”

emmm......巨乳萝莉。
“可否满意呢?”
“不......”
“我也觉得很好呢。”她未等我说完便笑出了声,“不满意也没法。不过,你确定要触犯法律嘛?你的罪行可是比我还要严重呢。扰乱其他世界,可是死罪哦。”
“这不正是你所想看到的吗。”
“是啊是啊,你真懂我。”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是一副不错的皮囊。我一路听到了很多“看,那边有个漂亮的小姐姐。”,人也自信了。想着要去见散散,脚底也生风起来。
“kid你好呀!”一个声音响起,我被吓得一颤——被认出实体了吗!
但又突然想起我是穿着kid的衣服。
哇但又突然想起这个声音......
“散散!!!”
“你好呀。”我看着他笑起来那可爱而泛着傻气的样子,看着他露出的白牙,实在是有些恍惚感。
“我真的见到真人了?”
“是呀。”
“散散,可以求个签名吗?”不,我想求一百,一千,一万张!让我眼中每个角落都是你。
“可以啊。”这人真的是天使吧。
一看就没有好好练过名字,我看着那稚嫩的字,内心忍不住窃喜。
“可以再求合个影吗qwq”
“行。”

心满意足得散散签名和合照,看了他几个小时的活动。我打算不动声色得回到原来世界。
回来了,但我的房间有好多人啊......好像要完了......
“明天,死刑。”
虽然早就预料到不会这么容易就死里逃生,但真的要面对这个事实时我还是虚了。好几个长着和我一样脸的人把我拖向监狱,那个卖药人的隔壁。
“被抓住了。”
“嗯。”
“后悔吗?”
“不。”
“你能不能别玩手机了,都快死了。”
“就是因为快死了。”
“我说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啊?”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药啊?”
“赤鸡啊,生活太无聊了。”
“我的邻居们也是这么觉得的,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但是,我发现散人和其他人是不同的。他的自言自语是面向观众的,也是面向我的。我听他说话时,会感觉到美好,不可思议。他的人格魅力也逐渐展露出来,我觉得世界上不会有人不喜欢他的。可以说他是我的太阳吧。”
“你说话真恶心。”
“但就是这样的。我现在想给他发条微博,把我从未说出口的爱一次性全告诉他,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你明天就要死了。”
“所以我今天在写。”
我看她欲言又止,不知道想干嘛。
“他微博叫什么名字?”
“逍遥散人M。”

第二天,我站到了死刑台上。
游戏人物的死亡不同于人类。我们的死亡是代表我们的程序被永远消除,我的痕迹再也不会存在于这世界上了。但是我不后悔,死吧。
END

后续
看着他的笑容和透出的爱意,我突然不忍告诉他。幸好,他是幸福的死去的。我不想再搞事了,这一次的经历,居然让我有些心疼。
我翻开那位叫逍遥散人的人的微博,看见他发了条新微博。
——今天起床看到一条只有乱码的私信,名字也是乱码,头像是kid。粉丝的恶作剧吗?
长长得两张图尽是乱码,我想起他昨晚不知道打了多久,甚至有时会留下泪。
“游戏人物的死亡,他的所有存在都会被抹去。”
“唉。”
真END

【本散】画

看了评论突然感觉这对儿好甜。。。但我懒得回去看说过的话了还有谁买走哪一副了,就私设前半段全是本杰明买的了啦!以及悄咪咪私设本杰明一见钟情,毕竟一开始散散画的那啥玩意儿就全买买买,好吧懒得写!【哇也太不走心了x】看着玩吧   结果真的有本散tag了加加加

“哦,我亲爱的本杰明,本杰暗,本杰昨与本杰今啊”本杰亮推了推眼镜 问道,“你们无法想象我在街上遇见了什么——一个超级棒的画家!一起去看问他作画的过程吧。”
本杰明看了看手表“可以,是散步的时间了。”
但显然,其余三人并没有散步的欲望,也没有看画的欲望。
所以最后出门的只有班杰明与班杰亮。

最后回来的却只有本杰亮。
“哥,阿明呢?”
“啊。。。阿明还意犹未尽呢,我就先回来了,他说他晚点。”
然后这一个晚上本杰明都没回来。

“哦天哪,这副画,这个脚画的实在是太形象了,仿佛轮子般!这,应该是一个奔跑中的人吧?”本杰明说着话,眼睛却死盯着画家的脸庞。
小画家被盯得有几分尴尬,推了推黑框眼镜我,说道:“呃,是的,你真有眼力劲,这幅画的名字就叫做‘running man’。”
“不不不,你画的实在是好!”本杰明嘴上说着恭维的话,心里却在暗笑。
画的屎一样,谁知道是什么。幸亏这个画家有点话唠,边画还边说。本杰明装出在看画,其实是在那里听他嘚不嘚嘚不嘚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即使觉得是瞎扯,也可以用来套近乎。
是的,他对画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画画的人。
毕竟还是小小一个不知名的画家,几十元就能买到一张画了。他便等在边上,小画家画一幅,他便买一副。后来实在是困,就在小画家絮絮叨叨中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本杰明发现自己不是倒在路边,而是被抬到了床上。床边还有一张便条贴,上面写着:“谢谢你那么喜欢我的画,我会继续加油的。:—>以后你也别等那么晚啦,这种画你隔个几天来看一看,买一副两幅回家看着玩就好。这样我画着也累,你等着更累。”
啊,这人是天使吧。本杰明恨不得把纸吃下去,让这份温暖融入自己身体中的每一寸。
后来他按着纸条上的说法,隔一两天便来一次,和小画家买两幅画,再和他聊聊天。逐渐的熟悉中,他知道了他叫做逍遥散人。
正如他哥哥所说,散人是一个极有天份的画家——虽然他不能够理解那所谓的莫奈画风还有抽象派画风,但不得不承认来买画的人越来越多了,散人的画也越来越贵——最后,本杰明已经负荷不起了。
他去见散人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实在不好意思去了又不买画。相处的这些时日让他对散人的个性了解了些。不买画的画,散人肯定觉得自己画的不好,有点对自己没信心。但直接和他说实情,他肯定不舍得让朋友买不起画,从而降低自己的画的价格。
唉。
他们的关系渐渐生疏起来,本杰明永远想不到,他见散人得最后一面时,给他留下的话是“主流垃圾。”
他看着散人渐渐有了自己的画廊,成为了波点派与横条流的创始人,成为了一代宗师。
也看着他死去。
散人走得很安详,生活和美,儿孙满堂,事业丰收。他说,他的葬礼想要在自己最初那个小小的画廊中举办。
那一天,本杰明带着兄弟来参加了葬礼。他看着墙上一幅幅熟悉的话,实在无心听在人群前致词的散夫人【我】的话。他只是定定地看着,画里中逐渐出现了一个人,他的音容笑貌是那么熟悉,微卷的黑发,黑框眼镜,还有那泛着傻气的微笑,像是在唤着他的名字。
“本杰明。”

段散 建国后成仙

我觉得我是一个太过于黄暴的散粉。。。污染tag系列

是夜,有散人于电脑桌前玩iwanna。
“嗨呀怎么老过不去啊!”崩溃散狠狠拍起桌子,遂拍到蛋,“嘶。。。疼。。。”
弹幕里飘过去一堆2333,但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些粉丝儿对散老师的崇敬与佩服显而易见。
“咱是男人,蛋碎了也得玩儿下去!”带着一丝痛苦,散人坚韧的玩了起来,最后终于通关了。
晚上洗澡时,散人洗着洗着,发现,诶!蛋少了一个!蛋被自己打飞了!散人真是苦啊,苦啊,苦透苦透。男儿当自强,少了一个蛋的散人坚强的生活着。
“诶hello你们好我散人啊,今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游戏名儿叫做逆袭之星途闪耀。”散人玩起了一个橙光游戏,里面有一个傻哥们儿叫段承轩,大家叫他蛋成仙。
有一天,段承轩突然降临在了散人面前。
“散人,我是段承轩。”
“诶你立绘变了嘛!”
“呵,那是当然的,我毕竟要变成一个立体的人,样貌当然会变。”
“你出来干嘛?”
“其实我是一个神仙,我本是一个妖精,是一个蛋蛋精,最后升仙了,便被称为蛋成仙。”
“。。。。。。”
“散人,我爱你。”
“???嘛玩意儿!你不是爱着苏橙的嘛?你都和他结婚了!”
“呵,这都是羊驼和你强迫我们的!你以为我想和她在一起吗!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却把我推给其他女人!”
“什么东西啊?”
“这样吧,我不求和你在一起。我只求和你在一起,我愿化为一颗蛋蛋,依附于你的身上,做你的一部分。”
“。。。段承轩。”
“我在。”
“你脑袋里都想嘛呢。”
“想你。”说罢,段承轩终于做了一回霸道总裁,不顾散人的反对,飞到他身上,做了他的一颗蛋蛋。
散人被吓醒了,他摸了摸自己下半身。
诶呦我滴妈!!!真有两个蛋儿啊!!!段承轩啊段承轩儿!
哦我好像本来就有两个蛋。
end

我写的嘛玩意儿。。。。。。

【乐散】欺负我的那个傻蛋儿

散老师真是贼傻hhh看完日常贼爽,贼短,因为要赶作业儿

我叫乐乐,女。
我有一个傻蛋主人,他叫散人。
今天发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儿。
“你们好我散人啊,这儿有一个麦。。。”
我听着他又不知道叽里咕噜嘛,高冷的不理他。
他总喜欢拿着一个小黑对我摆弄,不知道干嘛,反正贼蠢,今天,又来了个小黑。
“乐儿,过来!”
“乐儿,过来!”屋子的另一边传出了相同的声音。
嘛情况???我有点儿懵,不管他,我发我的呆。
“乐儿”
“乐儿”
嗨呀这傻蛋儿怎么就这么烦。
他又叽里咕噜了一堆不知道嘛玩意儿,走了过来,摸摸我的狗头~
爽!
其他管他呢。

【转】解剖小队/狗精

哈哈哈哈哈哈

旧妄:

错别字正常,语句不通正常。【毕竟不是我写的。。】




——————本故事纯属虚构————————

by.王嘉玲【一个脑洞关不上的孩子】

    PS:学生党的文不可看【初中人,小学文笔。。。】

话说带着主角光环的二狗有一次侥幸未死。虽然你成了人形,狗精还是狗么!忠诚啊~他们有一次乖乖的回到了杨老师的身边。

杨老师开始了第二个任务——杀害黄老师。

于是杨老师没日没夜的窝在实验室里研究武器,在22天后的陵城,伴随着一阵尖尖刺耳的笑声,杨老师拿着一个大袋子出来了。二狗迎合上去:“主人,这是什么?”“哈哈哈,黄老师那个老谋深算的人,还知道我的身份,目的和计划,才不会容易上当呢!所以,哈哈哈,我打算借唐老师杀了他!”杨老师坐了下来,脸上是说不出的疯狂,“这朵花,不是很简单的,他里面,蕴藏杀机!这个花里面,有几个细胞,叫衍虫。这些虫子,细胞那样大,但只要轻轻一吸花香,他们就会随着鼻子,进入气管,然后开始以异常快的速度繁衍。使人几分钟内窒息,然后,过半小时,他们会慢慢消失,不留下一丝痕迹。呵!黄娟,你死定了!我打算借唐老师之手,让他送给黄娟。”一人二狗恶狠狠的笑着。

可结果,却出乎意料。

杨老师把小小瘪瘪的玫瑰花给了唐老师,并让他给黄老师,还不能闻。

但路上,唐老师还是忍不住,笑笑吸了口香气,死了。

对于这么一件伟大的发明,只杀了唐老师这个不知合事的人,杨老师表示:太浪费了!






表示我什么都没干。。。。😂



吴邪生贺 学习雷锋好榜样

lof第一发(???)给最爱的老吴嘿嘿
大邪生日快乐!!!唉欧欧西啊。。。
其实是学校组织学雷锋班会啥的。。。然后蜜汁脑洞。。。懒癌发作,贼晚才写。。。也没琢磨过性格和剧情发展。。。真的就些哪儿算哪儿。。。大邪对不起。。。嗯。。。所以到底算无cp还all邪啊。。。其实我写的时候是抱无cp的但蜜汁感觉写成all邪。。。


   “喂!天真啊,你知道明儿个啥日子吗!”我接起电话,入耳的是一个粗狂嘹亮的声音。
    “胖子你能轻点儿不,我耳朵都要聋了。”我把话筒拿远了点,说道,“不就生日了嘛,咋咋呼呼什么啊。”
    “嘿呦天真您终于不用胖爷我提醒就记得自个儿生日啦,不过今儿个我可不是来和你说这个的。”
     “那你问我明天什么日子干嘛?又要玩往年的招数了?”我有些好笑,这胖子年年来一遍这小说里俗套的招数,什么假装着不给我过生日,最后还不是给我过了?他娘的,今年死也不上当!
    “唉什么招数呀,玩了几年了啊你说,你不嫌烦我都嫌烦了!”
    我听着胖子那儿夸张的拍大腿声,心道我他娘早玩腻了。
    “天真啊,你说我们都金盆洗手,打算做一个为党为人民的好公民这话也不能白说是吧。”
     说完胖子就不说了,我无奈的嗯了一声,他接着道:“你看,明天就是学雷锋日啊,咱去学雷锋吧。”
    ???我懵了一下,学雷锋日。。。这我也就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学校里组织过学雷锋活动,现在我都是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了,这个词对我来说真是太遥远了。虽然不知道胖子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反正就随他去呗。
    我咧嘴一笑:“行啊。”
    第二天胖子招来了一堆人。“嘿呦,都到齐了,一起来学雷锋啊。”
   “这不,胖爷说小三爷要在生日学雷锋么,瞎子当然要跟来看看了。”瞎子贱贱的笑着,抱了我一下,说道,“生日快乐啊!”
    “去去去,别揩油。”小花把他的手机放回兜里,笑着拉开瞎子,“小邪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还没等我开口,又传出了一个声音。
    我一一对他们道谢。
   “吴邪哥哥生日快乐!”秀秀笑盈盈道,并扑向我。
    “谢谢秀秀。”我抱住她,目光投向了角落的一个人。
     他拒绝和我的目光对视,说道:“来看看你吴邪这种人居然也会来做好事。”
    “越大越别扭啊,黎簇。不过还是谢谢了。”我对他笑了笑。
    该不会真的只是来做好事的吧?说实话我最近很缺乏体育锻炼,我们这一整天,真的在为社区劳动,干了一天的活我简直累的半死。
    半信半疑间,家里的灯被关了。
    唉,果然......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现在科技真是越来越发达了,我看见今年的生日蛋糕上还印着我的一张帅脸。
    不得不说我还挺感动的,他们每年想法子让我快乐的过生日,也挺累的。
    最后一个习俗......
   “唉,我就知道。你们每年玩一遍也不嫌烦啊......”
    虽然被拍了一脸蛋糕,但还挺开心的。
    “唉天真你说你这嘴......算了算了,生日不骂你了,生日快乐啊!”
    “生日快乐。”
    “小邪,生日快乐。”
    “小三爷生日快乐。”
    “吴邪哥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吴邪。”
    “谢谢。”他们估计是没听见,反正我听见就好了。